归:

皮且乖巧 渴望爱与称赞的me🌙

搞基牛逼啊啊啊啊啊啊!!

顺便一提 貌似被大大双关了 开心开心!还有小可爱看文从一点小心心到现在(你是天使吗太可爱了喜欢!)

接下来写啥有人说一说吗哈哈哈 我求勾搭哼哼

还有还有 有个脑洞在思考宜嘉谦还是宜嘉斑 有人给个意见么hhh

自己bb半天 没人的话就我自己随心啦嘻嘻

重生之我要结婚



#偏all嘉 主宜嘉

-26




好久不见 这篇我好久没更hhh 对不起(急道歉)
祝贺我嘎这个好青年 嗯





被威士忌炸翻的小王总离开了人的搀扶,坐在驾驶座上的时候,还安静乖巧的很。

段宜恩还在思考送他回哪去,一番思索过后,对着王嘉尔身上的衣兜翻上翻下,希望小王总身上有带着钥匙。

可中间有点好笑的是,小王总倒是没看着他做乱的手,而是神情专注,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盯着他的脸。

段宜恩被此情此景萌得忍不住呼噜了王嘉尔的狼奔头毛,王嘉尔马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,弄得段宜恩那张冰山脸都破功跟着笑起来。

全身上下翻了个遍都没找到钥匙,段宜恩只好驱车前往自己的居所,想着对付一晚。一路上王嘉尔不跳不闹,只是一直盯着段宜恩的侧脸,还是那种呆呆的认真。

察觉到的段宜恩偶尔回头对上那人的视线,都有一个甜甜的笑做回报。要不是王嘉尔小脸红的像猴子屁股,还慢是酒气,段宜恩都有些质疑他到底有没有喝醉。

然而安静只维持到了下车,王嘉尔一沾人就像条橡皮糖似的又粘人又无法自己站稳,都说醉酒的人全身无力,少有照顾醉鬼经验的段宜恩这算是领教了。

王嘉尔这哪是全身无力啊,简直就是柔弱无骨,看着快缠自己身上的王嘉尔,段宜恩认命的往家拖。

眼看着快到门口了,段宜恩都快被王嘉尔“柔软无力”的小手勒的快窒息了,结果小王总可好,两手一放,解开了对段宜恩的禁锢,屁股一放,说什么瘫坐在门口就不肯走。

看来酒品是会继承的,前世王嘉尔就是这样,作为他的小助理崔荣宰负责送他回家,什么撒娇耍赖的小王总没见过。

不过重生前王嘉尔很少让自己喝醉,他自己心里也有个谱,不过次数少更让小崔印象深刻。王嘉尔也不酗酒,唯一最深刻的就是那会父母过世的打击让他酩酊大醉还酒后驾驶。

接下来就是有幸开启这一辈子,可没想到让段宜恩开启了首次体验(段宜恩OS:怎么,我还应该骄傲了?)

段宜恩只能蹲下来,把各路招数都使了,什么“嘉嘉啊宝宝啊”都往外蹦,朦胧间听见“宝宝”的小王总眉头一皱,表示咦,真恶心。小脑袋晕晕乎乎就是不肯起。

眼看放任这个小家伙坐在这一晚上指定要着凉,段宜恩一发狠开了门把钥匙往沙发上一扔,回到门口不顾小王总的挣扎一把公主抱把人拉离了地上。

不过怀里的重量不轻不重,段宜恩还掂了一下,感觉小王总算轻的了(王嘉尔OS:那是我这一生还没来得及健身好吗!我这全身都是隐藏的肌肉!二头肌,三头肌,四头……)

不知道是不是王嘉尔感应到了段宜恩内心的想法,还是单纯的撒泼耍混,段宜恩感觉胸口,貌似被某只小狗咬了。

也不清楚是不是羡慕段宜恩的胸肌,还是想到了什么芝士火腿,松了松小口吧嗒吧嗒嘴又上了口,咬的用劲了些,段宜恩肉疼的不行,抬头看快到沙发了皱皱眉头,紧了紧手上的怀抱往卧室走去。

王小狗可能梦里得来的美味更香甜些,随着大力一口,段宜恩吃疼把手上的小王总直接扔到黑色大床上,王嘉尔也是醉的深沉,呜咽了几声也没清醒。

“王嘉尔,你真的是属狗的!”

段宜恩愤恨的低声骂了句这红着小脸的心上人,还庆幸自己忍过了疼没把小王总扔沙发上去,多膈啊。(某高定真皮沙发:这是对我的实名制质疑?)

看着趴在床上的王嘉尔隐隐有爬将起来的冲动,小手拉扯着衬衫纽扣,嘟囔着喊热。段宜恩摇摇头,认命的把人扶正担当着保姆的责任。

可对上眼了王嘉尔又开始一脸傻笑,身子也跟着摇摇晃晃起来,弄得段宜恩解扣子都要使点劲拽。

“乱动什么,给我站直了!”

段宜恩无奈了,故意凶了凶,把人用力摆正,嗓音里带着低气压在王嘉尔的傻笑里显得十分突出,震的小王总一激灵就是个上身立正。

黑黝黝的大眼直勾勾的看着正用心帮忙的段宜恩,倒把人看的不好意思了,别过脸去却被热乎乎的小手掰回来,甜甜的小括弧喷着酒气,烟嗓里掺着醉酒的腻。

“你好帅啊段宜恩~”

“我也要像你这么……”

王嘉尔边说还边往前靠,段宜恩一个没留神生怕没接稳,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,,果然胸口的温热给出了结果。

段宜恩把人拖到浴室的时候真的是没辙了,简直像拖一头小死猪(王嘉尔OS:可爱的小……猪)把被吐的一塌糊涂的衣服脱下来放在洗浴盆里,再把同样脏兮兮的小王总剥光放好水扔进浴缸里。

想起来换的内衣裤还在浴室外,起身去拿。王嘉尔这边被温热的水一泡,血液循环起来,找回些许神智,稍微眯起眼睛,一线之间只能看见一个裸着上身的美丽背影,让这辈子许久没开过荤的王嘉尔觉得很是漂亮,勾的自己心神荡漾,挣扎着就要上手。

段宜恩进来想着要不自己好人做到底,帮小王总顺便洗个澡清理一下,在这翻找洗护用品,就听见背后浴缸里有动静,自己这一天过得,皱皱眉头转身被扑了个准。

王嘉尔酒精上头扑准了那叫一个乐啊,抱着人往脸上凑就想先香一个,段宜恩被这突然袭击搞的手足无措,下巴被王嘉尔的唇擦过几下,楞是没让人得逞。

王嘉尔心里还想着这位姑娘可真害羞,一脸坏笑着头往下开始流连在段宜恩的脖颈间,就是一阵吸吮,混着酒气室内逐渐燥热起来。

眼看着王嘉尔像只发情的兽贪恋着肉体的碰触,段宜恩也被王嘉尔迷离的眼神和逐渐放肆的动作撩的起了火。

一直以为自己占主导权的王嘉尔还有向下的趋势,往下探寻着心里姑娘的温软。突然被一股力翻转了地位,段宜恩把头埋在了小王总的胸间。







下章走链见🙋🏻


春日

春日
-宜嘉
-校园向
-甜向




-6-


“嘉嘉,你也忒不厚道了。”

王嘉尔看着陈野这一米八几的东北汉子,一脸正经的控诉他和段宜恩的组队恶行。

但这眼神怎么看都有点…不是在撒娇?

“你上课的时候多加几个女生微信,一个小队不就组出来了吗?”

陈野蹭的从座位上弹起来,脸上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“嘉嘉,没有想到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!”

王嘉尔直接转头开电脑,只给了陈野一个眼神,很明显的意思:对的,你就是这样的人。

陈野表示很受伤但无法反驳,无赖的向王嘉尔靠过来,全身展示心伤脆弱的样子。

夏季暑热还在挥发,肌肤相贴都会互相蒸发似的。

弄的本来就怕热的王嘉尔同学一脸不爽,有谁来把这只大型犬拉走好吗?

几分钟后,陈野看没了动静,以为是自己打动了王嘉尔正在那儿偷着乐的时候。

王嘉尔终于把手下的电脑更新弄完了,看了一眼无赖二皮脸陈野同志,直接给了一脚。

果然,鬼哭狼嚎适时地响起来,王嘉尔充耳不闻,拉起帘子准备睡大觉。

闹钟按点把王嘉尔叫醒,宿舍了没什么人了,麻利地起身收拾,冷水激在脸上让整个人都精神起来。

王嘉尔换上了清爽的白T和运动裤,戴上橘子色的鸭舌帽,提上电脑,看了看点,走出了宿舍门。

到了约定的地方,熟悉的人出现在眼前,晃晃眼看清后有点意外,陈野揽着段宜恩的肩膀挥挥手在向他问好。











王嘉尔倒是抬了抬帽檐,笑着回应,大眼睛在橘子色映衬下弯弯,彼时扬起一阵清风,慢慢的朝他们走去。

王嘉尔笑起来很有灵气,他会扬起一个小括弧,感染看的人都觉得开心,此时陈野都被这位刚刚还踹过他的小霸王晃了眼。

那个夏天,带橙色鸭舌帽少年的笑脸,让他想起冒泡的橘子汽水,呲呲的冒着甜,连暑气都消散了些。

在以后,当段宜恩回想起那还不算熟稔的两人会面,也弯了嘴角。

“哎哟我们嘉嘉精心打扮来的嘛。”

陈野用调侃的口气先开启了话题,不过今天王嘉尔是取下了眼镜,长相都衬得精致了些。

王嘉尔不想理他的皮,探寻的眼光倒是在两人之间流动。

陈野反应过来,从揽着段宜恩肩膀的手滑下来拍了人背一下开口,引来段宜恩眼神不悦,不过看起来像习惯了陈野的大大咧咧。

“介绍一下,段宜恩,我初中同学。”

“也是我这次心理作用的同组成员。”

最后四个字带了重音,一脸你奈我何的表情。不过对上王嘉尔玩味的笑,陈野的嚣张好像气焰烧不起来。

“噢,所以现在我们算是三人组了。”

王嘉尔开口说话,眼神却往段宜恩身上瞟。

段宜恩微微点头表示同意,内心却在OS:我能怎么办?当然只能同意啊。

“那么欢迎你的加入,陈野同学。”

王嘉尔眉毛一挑,小手一伸,傲娇鬼!

陈野没接,倒是仗着身高,左揽右靠的放在两人肩膀上带着人往前走。

方向,小卖部。

“那完成作业之前,哥请你们吃冰!”

陈野咧着嘴推着两个表情不悦的孩子,出发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这里三份芒果冰。”

招呼王嘉尔和段宜恩坐好,陈野自然的侃起大山。

“Mark初中和我是同学,高中出国了一段时间,现在大学又回到了祖国的环抱。不过,你小子过了这么久还是贼俊啊!”

王嘉尔大眼一瞪,我不是最俊的仔吗!这莫名其妙的攀比心。

陈野好像读出了王嘉尔的小心思,接着手扶到王嘉尔肩膀上开始说。

“王嘉尔,我们舍花!……咳咳,舍长舍长,兼我的死党,南方人,长得俊。我们嘉嘉……”

“您的芒果冰好了,麻烦让一下。”

“谢谢姐姐。”

陈野才躲过了“舍花”的一巴掌,正准备夸却被送餐的阿姨打断了,看着四十多岁的阿姨放下东西被王嘉尔这么一夸笑的花枝乱颤。


陈野和段宜恩感叹这烟嗓撒娇,默默地在心里点了赞。


果然,王嘴甜换来了一个店长阿姨的芝士布丁的奖励。

“不过看段宜恩口音有点台湾腔啊,你怎么和这个东北老爷们混到一起的?”

王嘉尔一边满意的塞布丁一边发问,陈野马上抢答。

“我可是也有宝岛基因的,我爷台湾人,初中之前都在那边。高中之后可真是各自飞啊……”

“不过Mark之前真的台湾腔,没认识他之前可高冷了,后来篮球队熟了,可是一开口那个,就那句,陈野……软糯糯的,虽然发音不准吧,但是叫的可甜了!真让人怀念啊……”

在陈野生动形象的描述里,不论是这大傻子的口误引用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”还是段宜恩的甜甜台腔都充满了画面感。

王嘉尔乐的前仰后合,段宜恩脸色越来越来越黑。

“不过嘉嘉也可会撒娇了,你俩有的一拼。不过他长得就嫩,你看我就说摘眼镜靓多了。不过以后咱们出去玩,我可能会被看成你哥,你说对吧嘉嘉……”

陈野接着吧啦吧啦,王嘉尔乐得一唱一和,两人累了就补给一口芒果冰,如此往复,不亦乐乎。

段宜恩本来话不多,看着陈野爆黑料毫不留情,还一口一个嘉嘉叫的亲,忍不住开口怼了一句。

“你们感情不错嘛,比一般的忘年交好多了。”

王嘉尔差点一口芒果冰喷出口,笑的捧腹还不忘安慰陈野陈大爷。














段宜恩就是典型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陈野被怼的心气不顺还要掏腰包结账,王嘉尔和段宜恩并排跟着大爷付账。

王嘉尔转头看见段宜恩的脸侧有个小白点,可能刚刚溅到了奶渍,下意识抬手。

段宜恩一惊但是也很习惯,就是耳边不自觉的泛红。

陈野表示一转头就是这么个惊掉下巴的画面,但是他还不知道这种画面以后他们司空见惯,视若无睹。

“走吧,该去做心理作业了。”

王嘉尔拍拍陈野的肩,把还在发愣的陈野吓得一惊。

找了个空大教室,三人拿出电脑各自完成各自负责的部分,到了互相查阅的部分,段宜恩拿着王嘉尔的报告说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你这样写不对,不是很成熟的看法。”

听了段宜恩的评价,王嘉尔很快小嘴抿成一条线。

陈野不是很明白,刚刚两人还其乐融融的,现在怎么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呢?

















把名字从0903改成归:了 假装提醒自己记得更文 (小声bb

Uraeus

#uraeus
#蛇形标记

-ooc私设
-兽化预警
-略dirty talk
-🚗新手上路




所以当自己被反手剪在腰后压制在别墅落地窗上的时候,王嘉尔还有心情看看风景。

王嘉尔脸贴在玻璃上被挤压的稍有变形,眼睛里扫到的是窗外的山,山腰有夕阳跟着落下来,墨绿夹杂泛红的金黄渐渐被涌上来的黑吞噬,王嘉尔脑海里闪过了那双眸子。不过此刻的景色,那个老妖怪应该会喜欢自己这种深山别墅的感觉。

毕竟是条蛇,盘踞在山雾弥漫的深山老林里,聊斋里不都是这么写的么。那为什么段宜恩跑出来了?

王嘉尔不爽的瞬间,被脖子的刺疼拉回了神志,猛地一缩身子,居然被放开了压制,转身看见段宜恩笑眯眯的开口。

“你刚刚在试我。”

语气很平静,王嘉尔瞳孔一怔,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,被捕获的感觉。抬腿就打算跑,他没想到有天要从自己的家出逃,他有些后悔刚刚让段宜恩进卧室了。

不过在他意料之外的是,他没法起身。






评论围脖🔗 一起上路 好难啊 以后还是清水吧头秃了真的

Uraeus

激情更文 下章完结 头秃真的…… 评论围脖🔗

我在写了🙆🏻‍♀️ 只是开🚗让我头秃

我才发现我原来有好几个坑🕳没填 啊?? 最近还徘徊在想开车的边缘 慌张.jpg